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要求自己
其實我媽說過我至今都沒出現過叛逆期,雖然愛聽一些吵翻天的音樂、愛花錢看live、一但沉溺在自己的世界就出不來,並且一年花四分之一在無謂地憂鬱。
但我自己記得國中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是多麼厭惡老師,稚氣的中二病(哈還真的是在國二),聽信日劇的情節,覺得老師都是廢物,所以上課從不專心。彷彿特別跟英文老師有仇,三年的每一任英文老師都讓我看不順眼,大概她們只記得我頭頂長怎樣吧(因為我都在睡覺哇)。諷刺的是我還當過兩三任的英文小老師................。(苦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9/27. 20:36 [ 日記 ] CM5. TB0 . TOP ▲
事情開始變得不像我想像中順利
如果不聽點勵志的音樂的話,我想我會馬上喪失所有力氣。所以我打開了Unity Roots & Family, Away,因為GLAY顯然是我現在最需要的力量來源。Janne Da Arc或許也可以。

正在從FTP等剪接要用的音樂載好,電腦說還有一個小時又24分鐘才會完成。我剛完成一份節目大單元RUNDOWN,Flash作業還沒做但是我的電腦裡沒有程式。中間這一小時不曉得要幹嘛,所以來打網誌,剛好我也需要發洩。

我也很想把一切都提前作好,而且我做事也一直都遵循這個原則,所以星期日要交的東西我已經交了。但是如果得到資料的時間離死線太近,我就真的無法找到balance。我很笨,做事很慢,所以什麼事都需要提前,否則就會輸。此外,我討厭習慣性拖時間和慢慢來的人,所以我也不想成為那種人。遲到一次就會遲到一輩子,在我看來,那很惹人厭。


我總是在腦海裡排好所有行程表,按表操課總該最容易。但是最近我發現我失敗了,計畫趕不上變化,作不完的是大大小小的工作、用盡的是我幾乎所有的腦力和體力。
比方說明天下午四點要交的bumper,我原本計畫好今天寫另一份RUNDOWN明天再完成它的,但是老媽忽然決定明天我們要回新竹,我只好在半夜十二點等一堆直到凌晨一點半才有可能下載好的檔案,然後花不曉得多久剪好它,再花不曉得多久丟上FTP去。我家的網路很奇怪,同時兩個人上網會變很慢,我媽又堅持要上網逛,我說我現在很需要快一點的網路她於是對我大吼並且叫我閉嘴。

這一吼放到平常其實沒什麼,再難聽的話我都聽她 說過,但是現在的我疲憊不已又傷痕累累,所以她一走出書房我開始大哭。我聽過璨宇哥說了很多次,他認識很多電台的成員,很多人都曾經忙到崩潰大哭。但是我沒想到才開始兩個禮拜我就面臨了第一次挫敗。

我好弱,聽著Way of Difference,眼淚怎麼樣都停不下來。


我不知道這代表了什麼,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能耐handle我原本就不是很井然有序的生活。我不知道功課本來就不好的我能不能安然度過這學期。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曾經對自己那麼有自信。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脆弱得像玻璃。我不是鑽石只是普通的玻璃珠,在別人的光芒之中只會被刮傷被切割,破碎成無數片,僅此而已。
我不是什麼特別的人,唯一能倚靠的就是微薄的自信心,然而所有事情亂成一團,自信心被磨得幾乎要消失殆盡。

ゆるぎない者達,眼淚還是停不下來。重點是我連一點點成就都還沒有。



今天中午錄完一個單元,剛從錄音間走出來,忽然在辦公室門口聽見Hey!VDJ秀的現場節目叫到我的本名。當下有點嚇一跳,才終於意識到是綺點播給我、阿成、王L和阿仁。她在點播單上寫,我們是全天下最完美的陣容。

我靠在櫃台上默默地聽完了那首五月天的透露,第一次五月天竟讓我這個幾乎只聽東洋音樂的女人快要流下眼淚。多麼普通的一句話,但對我起了太大的鼓舞作用。我才發現現在的我渴望著任何一點點的鼓勵,不想再得到一絲絲的負面情緒。


說實在話,我不曉得自己能撐多久,但是我想撐下去。
即使我已經快要失去力氣,連第一個障礙都快跨不過去。


我現在只冀望自己這學期不要有任何一科被當,還有在天亮之前能夠去睡而已。


救我。





以上。

09/26. 00:24 [ 放送局 ] CM7. TB0 . TOP ▲
防人の詩
半小時前在找資料的同時偶然翻到這首,然後用一種令人驚恐的方式掉進去。趕緊重聽一次這首歌,發覺悵然若失。
那種感覺很像是真的不小心掉進了一個洞裡而且是屁股著地。你會先感到失重、接著是驚恐,你迅速墜落到最底、碰的一聲、你慌張且茫然所以左顧右盼,一直到最後的最後你才會忽然感覺到疼痛。

雖然是翻唱,而且PV裡的清春是個渾身刺青而且打扮得像大嬸的大叔,還花了三分鐘在抽菸(笑),但他的聲音真的很適合詮釋這樣的歌曲,關於死亡、迷失與茫然的,這樣的一首寓意深遠的歌。

防人,戍守戰場邊疆的士兵。
詩,可歌可誦,並且註定要悲傷。

這首歌是「二百三高地」的主題曲,描寫日俄戰爭。戰場上除了死亡以外只剩下死亡,在那裡你沒有一刻能不去思考關於死亡,所以雙眼所見的景物再美麗,它們都僅能代表正在死亡的事物。

繁花落盡,每個人都死了。這首歌的最後一段令我鼻酸。

09/21. 21:54 [ バンド ] CM2. TB0 . TOP ▲
死線
我也很想努力但是太快就感到挫折。
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一如自信總是會遭遇到打擊。

彷彿走在一條由各種工作所編織而成的鋼索上,日日夜夜小心翼翼地沿著死線前進,天天都得恪守晚間十二點的指令,疲憊不堪的身體卻依然是個穿不起華麗禮服的灰姑娘。
如果根本不曾變成仙杜瑞拉,每個要交企劃書的十二點過後我就還是原本的我,又能夠怎樣?

我努力了但是錯誤百出。一點也不想放棄但是心靈非常誠實地感到了倦意。
涙,ひとひら。


以上。

09/20. 01:10 [ 日記 ] CM1. TB0 . TOP ▲
理科室
雖然一年多以來聽的樂團越來越多,但似乎還是戒不掉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反覆播放Plastic Tree的某一首歌的癮。不管是迷失在沉睡的森林還是世界末日的Sunday,早春盛開的憂鬱冬季的雪螢,哪一種形式都能將我推落眷戀的情緒。
不是戒不掉還是不想戒吧。然後就算想戒再也戒不掉了吧。這不是毒癮反而是生命的襯樂,各種心情的background music。


最近重新迷戀上的是理科室,反反覆覆在公車上聽著。很喜歡裡面太朗寫到的一段詞:「有人說愛就是了解彼此。如果那是真的,那麼每個人都會是孤獨一人。」光是這句就讓我心裡某一小塊亦正亦負的感情輕易地剝落,燃燒殆盡成為粉末了。
也喜歡詞中的複雜情緒,有村竜太朗用很微妙的方式表達出了那種感情,「胡亂地去想念的卻是最遙遠的事物。那一定是、或許一定就是,你的心―――。」懷疑卻又肯定,最思念的是離自己最遠也最美麗的事情。

而最後一句才是真正讓我整顆心沉落的關鍵。
請給我恰可讓我將自己燃燒殆盡的火苗。 」 如此平靜無感又狂亂的自虐方式啊,我聽見破碎的聲音。


然後重新開始吧。
孤獨的人生不過是場荒謬的化學實驗,不是嗎。

09/15. 22:39 [ プラ木 ] CM3. TB0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