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顯然在原地踏步
因為梗在喉頭壓在胸口的事情讓我無法順利呼吸,
所以我需要一點時間來思索那些淚水的價值和意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29. 22:29 [ 日記 ] CM1. TB0 . TOP ▲
Merry - さよなら雨
最近瘋狂喜愛的一首歌。

或者應該說,從剛開始聽Merry就很喜歡它了,只是最近喜歡到在公車上反覆地播放它。
溺愛の水槽也是。迷彩ノ紳士。最果てのパレード。首吊りロンド。青年秘密俱樂部。林檎と嘘。Blind Romance。....................................。

說穿了我最近搭車根本就都在聽Merry嘛。
嘎啦的魅力真的很有穿透力,愈來愈喜歡他,舞台上的演出讓我醉心。真希望能親眼看一次他們的live,然後我要搶在大娟之前躲進他的課桌底下。

「我愛著能在雨中給我遮蔽的人...」 (笑)

PV的女主角長得太奇特所以放live版,嘎啦的外套根本不是外套,那是袖子加袖子。


10/27. 00:09 [ バンド ] CM6. TB0 . TOP ▲
我不小心
DSC03471.jpg

當妳的裙擺輕輕掠過我赤裸的腳踝並且向前飛奔離去,我猜想這個世界總共花費了三秒鐘的時間傾斜。
世界確實沒有那麼容易崩解,傾斜又是生命中不可逃避之必然。但我依然小心翼翼,每天動手將自己剝落一點點,以防真的會有那麼一天,戲劇性地急遽崩潰。

一直到今天我才真正靜下來想清楚,於是我忽然愧疚於我自殺式的自我保護。
我的世界,風雨不比別人大,失落感卻永遠比誰都更強。
我的世界,一直在替紅心五中間那顆心感到憂慮,思索著沒有人與它並排,它是否會感到孤獨。
我的世界。惠婷唱著啊。習慣性的壞天氣。

但我一直都沒有被拋下,即使這般慵懶怠惰死個性。
你們哇。


你們都不要變。




以上。

10/22. 00:50 [ 日記 ] CM1. TB0 . TOP ▲
ブッチ、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我剛剛吃了一頓心神不寧的晚餐。
因為就在這個人三十三歲的生日當天,我在吃飯時看到隔壁桌坐了個長得和他夭壽像的男子,穿著色T恤牛仔褲,一雙稱不上乾淨也談不上髒的色帆布鞋,吃著義大利麵。要不是拿著中文報紙我覺得我真的會問他是不是個鼓手。

總之,我有種走在路上撞到郵筒的感覺,而且是紅色的郵筒001。(←?)

10/12. 20:19 [ プラ木 ] CM3. TB0 . TOP ▲
到底應不應該。

有時候我會想這一切到底應不應該。
當我挫折、失去了時間、失去了自由的時候,我真的很懷疑。懷疑自己到底會成長多少,抑或是不會成長,兩頭空。


人與人之間從來就不存在著單邊玻璃,所以我想我們其實都能感受到別人大概在想什麼。
今天我確確切切地感受到了那分不安在成型,就在光鮮華麗到讓我厭惡的信義區街頭,就在我聽見某個撕裂聲的時候。 一直很想知道恐懼和寂寞要到幾歲才開始不會對靈魂造成震撼,但我可以預測那大概是我有生之年都還看不到的改革。我不曉得這樣的自己是幼稚還是蒼老,重要的是我感受到了太多又什麼都感受不到。

我沒有不支持誰,但我確實支持著誰,即便不干我的事。別問我為什麼,直覺告訴我該這麼做。
所以很抱歉。啊來不及了,你想必痛恨著我。


我說過,就算你們全都拋下我,我也不會怨恨的。
孤獨是自己的事情,摺疊傘本來就是應該自己撐的東西,蛋糕設計來就是一人份,兩千三百萬種死法,你無法選擇有人和自己一起死亡。

最終還是要孤單的。


可能我被掠奪了太多東西和太多時間,但是如果僅因為如此就失去面對孤獨時的那分處驚不亂,我一定會看不起自己。


至少,還有個扁得可愛的東西/男子天天在我搭車的耳邊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serious wound。

但其實我還是偶爾會想,真希望我從未遇見過你們。





以上。



10/11. 21:16 [ 日記 ] CM2. TB0 . TOP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