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做的到吧。




長越大就見識到越多神奇的人。

有些令人氣憤,有些令人無語,有些令人只想逃跑。最近總是被氣到,是我越來越沒耐心還是現在的小朋友真的都被寵壞了呢?

很多時候會惡毒的想著,這些造成我身邊的人困擾的小鬼能不能通通滾開,因為我享受他們笑容的權力都被那些人給剝奪了。



我不知道欸,該說幸好這世界神奇的人真的很多,也有像櫻井青啦石井秀仁這種神奇到掉渣的生物。

越迷網的時候越喜歡聽cali≠gari ,神奇的是在那些駭人的音樂環伺下心情反而放鬆很多,腦海的螺絲像被旋開了一樣。比方說獨自一人在冷風中吃著早餐,聽著空想カニバル,錯以為會看見雲製的羊群從操場的一角竄出來。



也有的時候眼淚會毫無預警的掉落。

比方說,「我回來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0/30. 20:26 [ 日記 ] CM2. TB0 . TOP ▲
Sunrise Bloom




無話可說的喜歡。

從喀哩到lab. the basement。都好喜歡。因為櫻井青嗎?單純的喜歡著。


即使是充滿暴戾情緒的語句,聽起來都好脆弱。應該說,越是暴力的事物,相對的也越易碎吧。

「這是誰的夢呢?」某個人也說過一樣的話吧?忍不住就笑了。



不知怎地讓我想起Plastic Tree的Sunday。




下雨天、一邊搭公車一邊聽這首歌。

晚上的天空其實還是有很漂亮的雲。

把半融化的梅子糖果塞進嘴裡。

傘的葬列。

雨水的路徑是斜的。



「就算我們大家都消失了,明天太陽還是會浮誇地盛開呀。」


眼淚一直掉下來。

10/22. 23:18 [ バンド ] CM0. TB0 . TOP ▲
34。
photo_t33.jpg


有很多話也已經不必再多說了。


謝謝你。
別忘記要開心。
真的真的好想念哪。

明天(其實應該是今天)live加油。




34才、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對我來說某些記憶永遠都是飛過我頭上的蒼鳥,一直都牢牢記得,這樣就夠了。


少爺 :D




以上。

10/12. 00:15 [ プラ木 ] CM4. TB0 . TOP ▲
ROCKET




人生截至目前為止看過三次Plastic Tree的現場。

對我來說不管哪一次都是很深刻的,本命團嘛,心情很容易就被牽動,總是跟著他們走。而在這三次live之中,每次都有那麼一兩首歌能讓我記得很久很久。

我在想這是否就是他們的威能,至少是對這麼喜歡著他們的我產生巨大牽引的一種威能,能把一首我已經很喜歡的歌轉變為一種實體的記憶,深深在腦海中扎根,拔也拔不掉。

不是說其他首歌就不記得,大部分的畫面如果努力去回想的話都能順利想起來,也喜歡每一首歌。但是就是有某些原本可能沒發現自己原來這麼喜歡的曲子,在經歷了live後,總會莫名其妙的一直跳進記憶。

2008年底第一次看著舞台上的他們,記住了うつせみ和雨二唄エバ。
2009年底第二次,是蒼い鳥和パラノイア。
今年暑假在武道館的第三次,記住的太多了,幾乎每一首歌都歷歷在目。但是啊.......


我發現自己瘋狂LOOP著ROCKET。



不知道為什麼,有村龍太朗略為破音的那句「そこから、、、ねぇ、まだ僕の事が君に見えていますか?」彷彿深深植入我心了,總是想起、一直想起、總在想起。



我是不是太喜歡這個傢伙了。

10/09. 19:29 [ プラ木 ] CM0. TB0 . TOP ▲
9/25 D'ERLANGER 【ABSTINENCE'S DOOR #007】@ the Wall
58ca38bf75c8f9dc17f79023fe507bfa.jpg

就是,第二次靠近了神這樣。

原本以為去年那次已經是最近的距離了,也一直抱持著"無法再在台灣看到他們了吧"的感恩念頭過了一年。但他們確實又回來了,而且帶給我的愉快比去年更多。

是很棒的一晚,感謝性感腰驚Kyokyo,感謝型男Seela,感謝戲謔國王瀧川一郎,特別感謝這次把我收服得乾乾淨淨的哲叔。也感謝當天一起參戰的各位少女,如果還有機會,下次也在Cipher的下巴前相會吧。


最後要說對不起,這陣子我真的好累。睡眠時間和吃飯時間都變得非常不固定,難得有空檔打開word卻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所以下面沒有repo只有歌單。


ごめんなさい。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