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雨ニ唄エバ
現在泡在圖書館地下室,沒課不好好念國關趕作業卻在寫對人生的感觸XD
這會是個語無倫次並且想到什麼就講什麼的一篇。因為是過度眷戀的歌曲,所以言不及義。

永遠都記得高中三年期間,Tanya常常說她有多麼喜歡下雨天。
那個時候我純粹以下雨天很麻煩來思考,對於那樣的主張絲毫不能理解。

那真的是個無憂無慮的黃金時代,大約什麼令人厭煩、作噁、繁瑣的事情都尚未和我扯上關係,心裡或是腦海裡也乾淨得幾乎沒有灰色液體在流動;即使高一、二的成績奇差無比,也只能算是稍嫌雜亂的小事情,在高三以前根本未曾帶給我任何煩惱。

因為沒有哀傷過所以不能成詩。

當然現在我也沒有成詩的本領,只是事隔一年之後忽然想起這件事,才驚覺現在的自己有多麼的眷戀雨天。
那是一種情緒上的演化論,從活在陽光下的人種漸漸演化成喜愛雨水的人。今天綺告訴我,五月天的阿信說過人生存的三種要素是陽光、水和冷氣。我不知道,或許能讓我好好生存的三要素其實只是音樂文字和雨水。也或許只是早餐午餐和晚餐。

陽光溫暖但雨水溫柔。每種人格都是由正片和負片堆疊成的,有需要陽光的時刻,也有需要雨水的時候。而他的聲音正好是我生命中的雨水,精確的在我趨近乾涸、宛如涸轍之魚的時候出現,以音符和文字的形式,濕漉冰冷卻溫柔地將我給層層包圍。

或許是在the Wall聽見了雨ニ唄エバ。在那之前我已經聽了這首歌很多次,確實是喜愛著,但是並沒有深刻的感覺。直到那天親眼見證了撐著傘的他在我眼前,光與光之間的他臻美而戀鬱,令人無法忘懷的色精靈。沒有親身參與過,真的無法感受一首歌原來能那麼令人動容。

他唱出的是一種,會讓你錯覺自己置身在時空以外的氛圍。
或許這是我十八餘年來最眷戀於雨天的時期,每天都希望能下雨,每天都想撐著傘走在冰冷的台北街頭,無數次重播那首雨ニ唄エバ。

或許Tanya正是那種天生能夠成詩的人,而我幸運的遇上了他們,即使遲鈍不已也終於開始學著成詩。這些是在那天的舞台上、在光與光之間柔和而懾人地散發出純色氣息的他所教會我的。

下面的影片連結是絕美的白色調。

03/25. 14:54 [ プラ木 ] CM0. TB0 . TOP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362-bcb8908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