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整個城市都失去時間感的瞬間我又想起你。
偶然遇見你的時候,台北市空氣的溫度濃度和濕度都正好在百分之五十的落點。那一整天,每次抬起頭看天空,淺灰的色調都讓人無法分辨自己究竟置身於哪一個季節的哪一個時刻。

我只是在準確的時間點走進了那個空間,室內有些昏暗氣溫微涼,只是短短的一瞬間我卻聽見了耳熟能詳的聲音,他透明如水的嗓音。我怔怔的望向螢幕,看見的果然是被音樂環伺並且汗水淋漓的他和他和他,以及你。2006年的香格里拉。

只是看著在吊燈照耀下的你的燦爛笑容就足以讓我感覺到一陣酸楚,在我的記憶裡沒有比那次更加直接、更加耀眼,更能將「你」展露無遺的笑容。所以有股液體從我的喉頭湧上眼眶,打轉打轉,並且把眼瞼浸濕。


我始終都在愚昧地揣測你的心境。最後我說服自己去相信你想要多看看世界。你和他們都是飛過我生命的青鳥,而青鳥無法被關住,即使那個籠子臻美如此(變成三角型還是那麼美麗),你都適合飛向更遠的地方。每次想到這裡我都一度覺得我全都懂了,但其實什麼都不懂;我是在想像,但是我是如此相信著你。

the studs。我不會因為你而去接觸他們,因為我依然在回憶跟他們一起創造那片森林的你。或許在現實中地位不同但是你獨一無二,而且在我心中你的地位與他們並沒有不同。

有時候我甚至能聽見你的聲音,雖然沒聽過幾次,而且大多數都只出現在夢境裡。「這邊啊,我一直在思考要怎麼做才能穩住整首歌的基調呢。」叼著菸的你歪著頭思索,把玩著那雙木質鼓棒,上頭印有你的名字的羅馬拼音的鼓棒。過了很久之後你終於想出了辦法,欣喜若狂地找來他們三人說明你的想法。

沒有了你,沉睡的森林還能繼續沉睡下去嗎。I wonder。那可是當初讓我深陷進去的原生林,不是誰都取代的了的次生林。你不是最強的鼓手,我知道,但你是我最喜歡的鼓手,不會是yukki不會是白水不會是戒不會是yuuya不會是其他人。我甚至覺得那是連林佳樹都無法打出的,你的氛圍。


我不曉得為什麼你在我心中投下的影子如此深刻。

或許是因為我永遠都記得那整個冬天你是怎麼和那三個男人一起用音符鼓舞我的。或許是因為我還能清楚在心中描繪出五個月前那天晚上在舞台上閃耀著的你。或許是因為我一直都沒有忘記,在台北車站那天,我怯懦著不敢向最後的你伸出手的時候,是你先握住我的手的。

欠你的太多了。



所以,當整個城市失去了時間感的今天的某一刻,當我偶然看見你在昏暗的螢幕上,用一種我熟悉的姿態打著那首關於墜落的歌曲前奏時,我不小心在記憶與心臟之間接上了情緒的迴路。

你一直都是那麼努力的在我面前、在他們身後,左右著我們的心臟頻率,不是嗎。



希望你幸福。




以上。

05/17. 20:57 [ 日記 ] . TB0 . TOP ▲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394-07263924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