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ERRORS
聽著D'espairRay一邊念書忽然想起一件事。

上了大學之後好像很常玩鬼屋,我喜歡那種一群友人警戒著戰慄著,緊緊抓著彼此的衣角或手臂在漆的鬼屋裡摸索著前進的感覺。一起面對恐懼的時候心靠的最緊密。
最後一次是一、兩個月前,同學們一共六人一起去玩國貿系辦的鬼屋。我不是會真的感到害怕的女生,比起畏懼不如說是壓迫感吧,真正會在鬼屋裡影響我的心情的並不是忽然抓住我的腳踝的那隻手,而是從四面八方冷冷地凝視著我的,未知。

那一次鬼屋長達半個多小時,我們在暗的綜院裡走過了無數關卡,最後來到終點。就在死去的女主角宣告其實一路上陪伴我們的導遊就是殺人兇手的同時,我和綺不約而同的轉過身去,看到一個鬼魂(當然是國貿系同學扮的)用極緩慢、極緩慢的步伐慢慢靠近背對著他的阿仁,一面慢慢朝他伸出手。

阿仁什麼都不曉得地專心看著女主角,而我和綺是正面目擊那一幕的。宛若恐怖電影的畫面,然後我們兩個人同時張開嘴巴卻怎樣都叫不出聲。常常看到電影裡有類似的鏡頭,我總是在懷疑為什麼當事人不尖叫不警告友人,結果親身體驗之後才知道,在那種情況下你真的不曉得該叫些什麼。

後來我終於有辦法伸手抓住阿仁把他拉開,但是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走出綜院之後我們戲謔地談論起這件事,不過,現在想起那個畫面依然讓我戰慄(笑)


對我來說真正的恐懼或許一直都,與我自身無關。有人懂得這句話嗎。
啊,問我這件事跟D'espairsRay有什麼關係。其實沒有任何關係,我只是忽然想到。(輕快跑走)



以上。



06/07. 10:46 [ 日記 ] CM0. TB0 . TOP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408-5c39f055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