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理型
一個非常普通的問題,從不同人那裡以直接詢問、旁敲側擊和委婉提出等各種不同形式朝你襲來的時候,似乎就意味著是好好靜下來思索這件事情的時候了。特別是當你知道那些人全都不約而同的想著關於你的某一件事,你卻非常清楚他們全都搞錯了的時候。



了解自己該是最簡單的,對我而言這卻已經太困難。很久之前讀到一個心理實驗,台上的老師問了一個簡單至極的問題,實驗對象幾乎百分之百確定答案是A,但是作答的時候,其他人都說答案是B。在這種情況下,實驗對象平均只需要經過三次的時間就會開始根據眾人的提示改變自己的答案,而且有百分之七十五的人至少會改一次答案。

從眾心理,我覺得這是個可怕的心理現象,同時又可議。人生畢竟不是一場理科實驗,答案並非絕對的對與錯,沒有純色的與白,沒有百分之百的是與非。實驗看來,在確定答案的狀況下人有很大的可能會從眾,但是如果連自己都不確定答案的問題,我們該問誰,最終會不會還是只相信自己?



我想到老郭的課,政治哲學裡,柏拉圖說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國家,真正的國家只有理想國,但理想國並不存在,而那些如繁星般存在著的國家始終都朝著理想國前進,越接近理想國便越趨於完美。

我想人生的解答也是的。

誰不是一直在給自己的人生制定一個完美的解答,並且用各種不同程度的努力去縮短與理想之間的距離。誰不是一直在外來的一波波思潮中被沖刷的幾乎要站不住腳,面對那些紛紛擾擾,有人特別易感也跌的特別快,有人無感所以居然就默默地矗立了幾十年。

活到現在不過才十九年,中間有近乎一半是空白的。另外四分之一與四分之一的反差又過大,所以我意外地遇見了各種不同的人。世界很大而我的視野很小,連自己的國家那些關於民主關於自己專業學科領域裡的種種都拿不定主意,但是連一家四口的家庭都可以是社會的縮影,那麼我至今所遇過的幾百(千?萬?)人,不管熟悉或陌生,是不是應該也可以讓我窺探出一點我的倒影?

我遇過因為易感而跌倒的人,遇過無感而不曾挫敗的人,還遇過很多無感所以跌到谷底的人。他們的每一個故事每一個小經驗都在送我往我的烏托邦前進,我心目中的「理型」,一個易感卻能勇敢站立的人。

我成長的過程說普通很普通,說順利頗順利,說平靜,頂多算不上喧囂。但是我無法阻止自己不被別人所影響,我只是一直一直在改變。舉例而言,是海月都感覺得出那種微妙卻難以形容的轉變。樂團也好人類也好,只要是人與人之間的變動就可以造成改變,小至牽動你的嘴角或是讓你流下幾滴眼淚,大至在你的生命中投下原子彈替你提前結束一生。

不管你心思細不細膩獨不獨立或者你是強者還是弱者,終究都不能只靠自己。



我不曉得是不是只有我搞錯了,但是這個議題探討的是關於我的感情落點,我明明知道答案是A你們卻硬是要改成B,這沒道理。

我知道我隨和我膽怯,我平凡而且畏懼自己選錯答案,但是我一直都很清楚明白「自己」是由數以百萬計的「別人」所塑成的。在遇到這麼多難解的問題時我已經連同他們的份一起納入考量,沒有必要再被干涉。



因為生命中經過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我的理型一直在微調,但是很多時候我並不想成為從眾的人,我自己清楚解答。




以上。



09/03. 23:56 [ 日記 ] CM2. TB0 . TOP ▲
  
コメント
No Subject
(舉手)請問這篇可以讓我m起來然後收到精華區嗎?
---------- 瑄. URL│09/06. 00:55 [ 編集 ] -----
No Subject
......我自D。


版主請自取。XDDDDDDDDDDDDDDDDDDDDD
---------- 奶昔. URL│09/06. 09:50 [ 編集 ] -----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450-4eff132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