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到底應不應該。

有時候我會想這一切到底應不應該。
當我挫折、失去了時間、失去了自由的時候,我真的很懷疑。懷疑自己到底會成長多少,抑或是不會成長,兩頭空。


人與人之間從來就不存在著單邊玻璃,所以我想我們其實都能感受到別人大概在想什麼。
今天我確確切切地感受到了那分不安在成型,就在光鮮華麗到讓我厭惡的信義區街頭,就在我聽見某個撕裂聲的時候。 一直很想知道恐懼和寂寞要到幾歲才開始不會對靈魂造成震撼,但我可以預測那大概是我有生之年都還看不到的改革。我不曉得這樣的自己是幼稚還是蒼老,重要的是我感受到了太多又什麼都感受不到。

我沒有不支持誰,但我確實支持著誰,即便不干我的事。別問我為什麼,直覺告訴我該這麼做。
所以很抱歉。啊來不及了,你想必痛恨著我。


我說過,就算你們全都拋下我,我也不會怨恨的。
孤獨是自己的事情,摺疊傘本來就是應該自己撐的東西,蛋糕設計來就是一人份,兩千三百萬種死法,你無法選擇有人和自己一起死亡。

最終還是要孤單的。


可能我被掠奪了太多東西和太多時間,但是如果僅因為如此就失去面對孤獨時的那分處驚不亂,我一定會看不起自己。


至少,還有個扁得可愛的東西/男子天天在我搭車的耳邊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serious wound。

但其實我還是偶爾會想,真希望我從未遇見過你們。





以上。



10/11. 21:16 [ 日記 ] CM2. TB0 . TOP ▲
  
コメント

我不想也不會拋下妳的。

所以,親愛的請加油(抱)

---------- 雅. URL│10/11. 23:07 [ 編集 ] -----

小雅我愛你
---------- 奶昔. URL│10/12. 20:54 [ 編集 ] -----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465-2c5c15d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