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用雁字綑綁的心牆傳來崩塌的聲音
聽說高雄天氣很好,但台北冷了一整天,也下著雨,澆花的時候感覺到雨水是冰的,即使沒有真的被淋到。
明明有很多事要做卻什麼都不想做。
心情有點好。雖然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很長的噩夢。很難得有夢是我會記得內容的,跟自身的恐懼有關,噁心的夢。

所謂的阿凱迷妹就是,每當他在卡夫卡的書架上加了什麼書,只要是有興趣的就會忍不住去找來看。
即使是以前就看過了的書也是。

所以這兩天重新看了高中時就看過的小泥屋筆記,很幽默的一本人類學的田野調查記錄。這個月特別忙,看書速度卻異常的快,我好像總是這樣,一忙起來反而能擠出更多時間閱讀,卻不是拿來念書。真是個壞習慣。

傍晚放下了新聞專題和一些有的沒的工作,窩在書房一邊吃糖果一邊看完菲利浦‧圖森的《浴室》。迷人的一本書。
然後我聽到很耳熟的聲音。


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自己真的有點習慣了cali≠gari。埋在圖森的文字裡,耳熟的聲音無預警地響了起來,也沒認真思考就本能地等待著適當的秒數過去,以為下一秒鐘會響起吉他的旋律。然後等著等著才從書裡抬起來,發現窗外是真的下起了大雨。雨的聲音和冷たい雨的前奏一模一樣,頻率一樣,密度和輕重也一樣。

然後沒來由地有點感動,覺得cali≠gari將某些東西深深埋進了我的心裡。即使是一首日文歌,而我身在台北,一個普通平凡的星期六傍晚,手中拿著法國作家寫的小說譯本。

「ああ、何の変哲もないただの冷たい雨ですか?」
「ああ、心がかじかむほどこれは冷たい雨ですね。」
「僕が僕をやめること、それが一番いけないことだよ。」



這一切一切真是完美的契合,不讓人自怨自艾的孤獨著,卻感受到一點心理上的沉重,不過分也不誇張。

03/13. 21:24 [ バンド ] CM0. TB0 . TOP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515-c900ff3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