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1/11/05 cali≠gari「LAST GIVES」 @ 公館the Wall repo
DSC07065-2.jpg


cali≠gari是那種最煩又最怪的樂團。


他們年輕的時候有時很病態,歌詞裡面一堆腥羶及血腥的意象,爭議性十足;有時卻用一首柔軟的歌把你的眼淚榨乾,這種時候的他們好像又有點溫柔。他們的思考模式似乎越老越沒道理,也沒有固定的曲風,想玩什麼就玩什麼,穿衣服的風格沒有任何邏輯,行事作風超級捉摸不定,當他們的歌迷就註定等著被他們玩弄w

2003年休止活動,而我在2007年開始接觸Plastic Tree,很自然地就接觸到同為所謂密室系的cali≠gari。其實我覺得他們的音樂對一般台灣人來說算是難入門的,但一開始聽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只覺得他們很妙,除此之外沒任何特殊想法。然後上了大學,不知不覺之間mp3開始塞滿了cali≠gari的音樂,每隔一段時間就發現自己在Facebook的塗鴉牆上貼他們某首歌的水管連結。


一種自然而然的喜歡,不抱任何期待的喜歡,單純的讓他們的音樂陪伴自己,心浮氣躁和極度鬱悶的時候都適用。我在想人生中的每個時期是不是都會有個搖滾樂團可以當作那段生活的註腳,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的大學時代一定有塊不算小的比例屬於cali≠gari。他們的音樂不是療藥,卻和青春尾聲的無病呻吟很搭。他們描寫的恐怕是一種年少的心靈狀態,因為即使他們描述的場景是東京、新宿,在台北街頭深深呼吸卻也能發現這裡的空氣飄有相似的愁緒。於是我也常在想,每個城市大概都有屬於自己的特質自己適合的旋律,但人們還是共有著某種互通的孤獨感。


2009年他們復出的時候我沒什麼強烈的感覺,應該說那時候也還不怎麼熟。他們連在日本的活動都穩定不下來,音樂風格變了,電子味濃厚,哀愁的歌謠感淡了許多。所以你根本不會期望他們來到我們所在的這個地方。


簡單來說他們就是一些怪人的組合,其中還包括一名人妖。但是當這樣子的cali≠gari踏上台灣的土地、the Wall的舞台的時候,身為一個一直和他們隔著一片海洋、長期活在自己的中二世界裡的海外飯,就會立刻被捲進漩渦裡,發現自己非常該死的根本爬不出來。





櫻井青還我牛!!!!!!!!!! (痛哭失聲)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uedasense.blog87.fc2.com/tb.php/584-ded9a892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